柳江阴

【笑伪】三千世界

顾辞青:

  *就想写个甜甜的故事。
  *设定两主播同居。
-  
  传说中每一粒沙中都有着三千世界。
  
  谁家的王子娶了谁家的公主,谁家的夫妻分离后又破镜重圆,哪一个微笑又回到了虚伪身边。
  
  “伪酱mua,来嘛伪酱,你不跟我mua吗?”那个人显然醉的不轻,脸上的红晕简直要飘出脸外。
  
  虚伪看着眼前的人哭笑不得,大半夜的被电话被叫出来吃夜宵,结果夜宵先没捞着,抱着酒瓶子的醉鬼倒是有一个。
  
  “咋回事啊兄弟,”虚伪无奈地坐了下来,看着眼前一塌糊涂话都说不清的人只能温言软语地哄,“别喝了别喝了,你看你都成啥样了。”
  
  那个人无意识的抓紧了酒瓶,好像有人跟他抢一样:“不给,没门,不和我mua没有。”
  
  “都是大男人你mua啥啊你。”
  
  可能是酒精麻痹了神经反应加上四舍五入也算回应了微笑的要求,微笑盯着虚伪傻乐起来。
  
  虚伪也看着微笑,如沉沉黑夜般黑曜石的颜色,却让人感觉那双眸子里泛着即白的曙光。
  
  而那瞳孔现在正映着虚伪。
  
  而那瞳孔现在只映着虚伪。
  
  然后绽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  
  “伪酱,你今天真好看。”
  
  虚伪耳根子有点发热,他草草的将微笑手里的酒瓶子拔了出来:“微笑你到底喝了多少?”
  
  “我没喝,我就喝了一罐靓仔牛奶。”微笑反驳。
  
  虚伪心道你可拉倒吧,就你这模样还一罐靓仔牛奶,醉奶啊。
  
  微笑眼瞅着虚伪不信,还急着争辩:“就一瓶!只喝了一点。”
  
  虚伪点了一支烟,烟雾氤氲在空气中,和桌上腾着热气的小龙虾混在一起,不知道朦胧了谁。
  
  “咕咕咕就是为了喝酒?怎么,失恋了?”虚伪问道。
  
  “我一个单身狗。”微笑小声哼哼。
  
  虚伪斜着眼看着他,缓解着心跳的悸动:“那怎么?”
  
  “伪酱mua。”
  
  那个人又蛮不讲理,绕回了原来的话题。
  
  虚伪也简单明了的回应了对方。
  
  “mua个锤子。”
  
  微笑的傻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跌了下去,心情失落的用筷子戳了戳小龙虾,嘴里还嘟囔:“反正你也不会跟我mua,你只会跟那个人mua。”
  
  这又哪跟哪,虚伪想,微笑今天晚上脑子大概是有点毛病。
  
  那边微笑却好像又自顾自的振作了起来,不知道从哪又掏出一瓶酒:“来嘛伪酱,一起喝。”
  
  虚伪语气凶了不少:“喝什么喝,都喝醉了睡大街吗?”
  
  微笑也不甘示弱,气势宛若土匪头子,一句你喝不喝愣是扬成了去抢亲的架势。
  
  “不喝。”虚伪也跟着犟上,没喝就仿佛上头。
  
  “你不喝是吧。”微笑带着哈欠后的生理性泪水看着虚伪,毫无威慑力的威胁道。
  
  “不喝。”
  
  “伪酱你喝嘛。”微笑猝然转了风格,无辜又委屈地盯着对方,话里还带撒娇的意味。
  
  吃软不吃硬的虚某人心里一句我日你哥,这是摸透了他拒绝不了。
  
  但这个人到底醉还是没醉,这下虚伪也搞不清楚了。
  
  反正就是喝嘛,莽,大不了大半夜俩人睡大街。
  
  虚伪酒底子浅,微笑也不高的样子,两个人喝了个梦想,小龙虾独守空锅。
  
  杯过三盏,酒过三巡。
  
  虚伪不再举起杯子,微笑试探的问了一句:“伪酱?”
  
  虚伪笑得像是红包局赢了满贯,只是笑,一直笑。
  
  很有感染力,微笑一边跟着傻笑,还一边试探:“伪酱你干嘛一直傻笑。”
  
  虚伪摆了摆手,声音还带着点委屈和撒娇的意味:“我还不是为了你,偏要拉着我,我日你哥。”
  
  微笑的笑带着落寞。
  
  “伪酱,我以为这一回可以,但我发现还是迟了,” 微笑肆无忌惮的与醉酒的虚伪诉说,因为他知道这个人第二天肯定会忘,“她还在,我又是要不甘心地重蹈覆辙。”
  
  “你打什么哑迷。”虚伪没听懂。
  
  微笑奶凶奶凶:“你女朋友。”
  
  如果可以虚伪现在是清醒地八成想打微笑一顿,感情微笑是嫉妒他虚伪有女朋友才大半夜喝酒,可他虚某人多会有女朋友?
  
  上天可见他虚某人当了二十多年的单身狗。
  
  “你有毒吧,我有什么女朋友,你给我当吗?”
  
  微笑猛然抬起头,直直盯着虚伪:“真的没有啊?”
  
  “从小到大拉过我手的女生都只有我姐。”虚伪委屈。
  
  微笑用想想就知道之前被骗了,内心一句我日你哥亏了。
  
  “伪酱,我喜欢你。”
  
  干脆利落,直击中心。
  
  虚伪手吓得一哆嗦。
  
  实话说虚伪是喜欢微笑。
  
  在穷途末路的泥泞绝境之中,这个人璀璨而温暖,热烈而诚挚,闯入了他的生活之中。
  
  一步一步,越来越近。
  
  他原来思考过可能性,却草草归到了迷弟的情节里,没有细细想过,大概虚伪自己也有点害怕,害怕再次被推入绝境。
  
 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啊?
  
  酒精上头,谁都不怂。
  
  “你是不是傻啊兄弟,我也喜欢你。”
  
  “那你上次还拒绝我。”微笑委屈。
  
  “你就是傻了,”虚伪先自顾自的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答案,然后回应微笑,“我啥时候拒绝你了啊。”
  
  “好好好你没有。”微笑眼里漾着是很少见的三月里的波光,暖意融融,而眼底是一片清明。
  
  微笑没喝醉愣是装大尾巴狼,把虚伪哄的团团转。
  
  不过管他呢,终归是两厢欢喜。
  
  “伪酱,我们回家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伪酱,我喜欢你,从开始到现在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伪酱你也说句爱我嘛,你不爱我嘛?”
  
  虚伪轻咳一声,酒精加上说不出的羞涩,熏红了脸。
  
  “我喜欢你。”
  
  后来虚伪想着他的性格如果不是喝了酒大概真不会那么轻易答应,但他同样庆幸那晚的冲动。
  
  对的时间对的人和对的表白环境。
  
  但是还有虚伪不知道的。
  
  虚伪不知道微笑曾经向他表白过,但那次虚伪拒绝了他,微笑步步紧逼想要问出原因,虚伪在对方的咄咄逼人下顺手推舟应了对方那一句有女朋友。
  
  虚伪不知道微笑在那之后就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。
  
  虚伪不知道后来的后来微笑又回到了这个时间点。
  
  传说中每一粒沙中都有三千世界,每一段故事总会在某个世界中有得偿所愿的结局。
  
-  
写在最后。
这篇写了三天,越写越觉得自己写的烂。
试图卑微求个小红心小蓝手。
( ノД`)

我,,,,,好累啊。难受。难受。难受。

真实

熬煮黑洛酱:

一点粮圈观察,不一定对


哦对了,@维鲁斯特 ←这是我的微博,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!

最近都是瓜

澪雪@Studio Reyuki:

关于lof的热度机制,我是不明白一般人怎么想,不过在我来看这是一种市场回馈的行为。

作者根据热度的反应,来判断自己这次作品在市场上的接受度,还有自我评价,因为热度数字无上限,作者现实地感觉到,作品的回馈与期望是否有落差,自己是否有进步等等各种自我评量的用途。
热度低就代表这篇不好,热度高就代表大家喜欢,如果没热度有各种讨论也不错,在公开平台发表作品,无非就是希望推广自己的作品,寻找与自己类似品味的同好。

在这个前提下,买热度是没什么意义的,至少对作者来说。

这么多产粮者要求红心小手的点击,是要知道自己做得东西如何,如果做得好才有继续进步的动力,对于这些人来说,自己买热度是毫无意义,如果富婆愿意打赏就另当别论了。

那么,在tag下买热度永远高高挂是否公平呢?
说真的,吃粮的人又不是傻子,看一个东西热度高却言而无物,是不会觉得这东西有多好,更不会因为这东西热度高就去推荐。
虽然有热度完全不认识,也从来没出现在自己首页的高热度,这样的大大会有人叫大大吗?
讲真的圈粉靠实力,大家喜欢是因为作者真的有作为,有内容让人喜欢。
光有热度顶多就是增加可见度,但不会对作者实力有任何实质影响。

同人圈子内的大大,是靠圈子内的口碑来建立,而这个建立于作者本人的实力上,或者抱大腿眼熟的方式去推广自己。
就算买了热度,推荐转发的也都不是圈内人,对实际的推广行为毫无意义。
真的想迅速攀升眼熟水平,比起买热度,去眼熟各大多粉丝的太太,多多抱大腿比较实在吧。

那么,热度到底有没有用呢?
说真的,在纯吃粮的人眼中没用,但在创作者之中却很有用的。

承上述的自我评量机制的前提,当然也是别人评判作品优劣的行为。
就会有人diss别人时,那个谁谁谁热度低,我的热度高所以我写的比较好。
长期热度无法进步的作者,就会对自己的作品产生了疑问,会产生自己是否需要在这个地方继续努力的考量。
没热度有很多理由,不过大部分都会归咎于,自己没才能。
那个谁谁谁,随便写写热度多少,自己却永远没成长,自然地产生自己较差的低劣感,进而寻找其他出路或者退圈之类。

所以关爱自己喜欢的太太,是要多给热度多给评价,让太太有留在圈子里面的动力。




一切都是最近的瓜有感而发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傲寒404: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:)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以上。



希望退款成功 (:з」∠)_明天能出家门。

(¦3[▓▓] 晚安,_(:3」∠)_我的床需要我。希望明天不要太冷 (:з」∠)_,还有药剂不提问 _(:зゝ∠)_

药学使我瘫痪 .._:(´_`」 ∠):_ ...

颓废

乱七八糟

最近上学啦~4月底就要考试~但是我还什么都不会,无法自我约束。想改变又无法下定决心。总是在拖延着。
总是无法约束,想想变成很好的人,却不去改变。

大概这就是我最讨厌的生活状态了吧。